怠惰

畫渣、文渣、人渣
專業摸魚犯
我D摸魚係真。摸魚
冰水同炸鷄是係我缺水缺糧時既夢想

嚴謹認真的福澤老先生養了好几年的大侄子似乎走上了歪路

* 謎之設定 謎之ooc

* 爛大街的聲優梗 神谷浩史版威風堂堂

* 別人收養的是兒子 我這收養的是大侄子

* 太宰家是劏房式孤兒院,芥川敦君鏡花銀酱
etc.(你都沒寫到這些

* 我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社亂還是太亂了

--------------------------

  福澤老先生結束了今天的課程後,和學生國木
田品茶休息,順便鍛煉一下襌修。近來的國木田
實在是比平常更加暴燥,大概又是因為樓上的太
宰吧。

  靜谧和室外的鐘點傭工谷崎通常都在努力擦亮
桌子。當他幹完該幹的事,每次都是致力於將
閃閃發亮的餐桌擦得更加璀璨奪目(?)來打發時
間。

  這時他的手機震動起來,他妹妹直美傳來了短
訊。谷崎瞄了眼和室,又看了看亮得刺眼的桌
子,嘀咕著休息一下,休息一下,拿出了手機。

  直美傳了一段視頻過來,先述說了哥哥大人不
在的無聊,再表達對哥哥大人的思念,寫得露骨
直白,直把谷崎看得臉紅心跳,終於看到了妹妹
傳視頻的主因

“哥哥你聽,这人的聲音好像五天前你語音訊息
的那把背景嗓音耶,你僱主的大侄子都唱这些不
雅的歌嗎?”

……

福澤老先生有個二十多歲上下的大侄子就住在隔
壁,谷崎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待着。在谷崎完成福
澤老先生的要求後,大侄子先生便突然拍了一下
手,笑着指使他立即到街角甜品店買個蛋糕之類
的回來。不明所以的谷崎在他理所當然的語氣下
就下意識狗奔了出去。

  大侄子先生經常待在福澤老先生的家裡,次數多
到谷崎嘀咕了一次為何不索性從隔壁搬過來住呢
,聽到了的大侄子先生解答道:“福澤先生想我
獨立起來所以不讓……不過堂堂大偵探怎麼會被
區區一堵牆擋住呢!在這坐一整天也是可以
的嘛!”

  五天前,直美曾因掛念哥哥得快死的理由要求谷
崎傳段錄音給她听听哥哥的聲音,偷偷玩手機的
谷崎剛說出“直美”二字,大侄子先生的嗓音便突
然破空响起,嚇得谷崎手一鬆就把訊息傳了出去。

  直美天天都纏着谷崎聊他上班的事,自然知道大
侄子先生;其實谷崎也有告訴過她大侄子先生叫
亂步,不過直美沒記住名字,倒是記住了他的聲
音。

……

  谷崎歪頭,整天蹦躂着笑得樂呵呵像個傻孩子(刪
掉)的大侄子先生看上去就不像是會唱不雅歌曲的人
,可他又不是很熟悉對方……

  點開視頻的谷崎顯然不知道他沒調低音量,結
果極大聲的呻吟轟然(?)响起時,嚇了一跳的谷崎
被和室裡也嚇了一跳的人製造的巨响嚇得摔了手機

……

  福澤老先生卧病在床,怕是要不行了。

  谷崎抖得像裝了馬達一般快,快到殘影都差點看不
到。上班偷玩手機的谷崎滿心罪惡感,大概和被妹
妹撩得沒忍住出了手差不多。

  在大侄子先生从外面趕回來時,福澤老先生正反
思着自己的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亂步他那麼
聪明,怕別是打算借此為由表示還不適合出去獨
立要搬回來吧,福澤老先生越想越覺得沒有錯,
雖然才養了幾年,但彼此已經很熟悉了,亂步他
尤其喜歡撒嬌,儘管成年了好几年也沒变-----

  “嗯???聲音是我的沒錯,可-----喔”蹲在谷崎
旁邊的大侄子頓了一頓,“對了,我昨晚和太宰
去唱K了,有喝到酒,醉了後不知誰點的歌吧”

  福澤老先生的心開始暴動。

  又是太宰!在樓上不好好養小孩幹嘛跑下來帶
亂步去唱K!唱K都算了,點這些亂步還不能聽
的歌!還要喝酒!

  他剛想對大侄子說教喝酒對身體不好,可轉念
一想,顯然重點不是酒而是太宰這個有家不好
好帶整天遊蕩入水搭訕的禍害。

  “亂步,跟太宰出去玩還是等你30歲時才……”

  “喲亂步先生!我們去掃街吧!”

  “喔太宰!等我一下、福澤先生我走了啊!”

  福澤老先生伸出了手,沒抓住吃貨大侄子。

   ……還是讓他搬回來住吧。

--------------

Shopping,唱卡啦ok etc.

誰知道亂步究竟喝不喝酒呢

大概是太宰慫恿他喝的吧

誰知道直美為甚麼會聽這些歌,為甚麼會聽到呢

大概是太宰造成的吧

迷弟失格樋口一葉♂

*樋♂芥♀
*短小精悍
——————————————————

  樋口為了體驗當有朝一日殭屍來襲他成功娶到
心愛的芥川前輩之後的日子而試圖讓銀喊他姐
夫的事已經傳遍整個港黑連梶井都知道了,本
人得悉後一臉惊恐。
  那不就是說連芥川前輩都知道了嗎!
  我還未有心理準備還未告白耶!
  樋口客觀地覺得前輩的反應該是依舊面無表
情,淡漠空洞對此毫無表示到他想哭的地步。
  但他又主觀認為前輩再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
怎麼會無視一個長得還可以的部下的告白呢,
肯定多少也會扭怩一點點,臉紅一點點,慌
張一點點的!
  樋口妄想至此便春心蕩漾起來,居然在芥川
叫他時也沒听到,直至芥川連喊好几声不耐
煩了直接摑了他一巴掌。
  簡直是迷弟失格啊,樋口。
  雖說如此,被嬌小可愛的前輩賞了一耳光似
乎也挺舒服的?
  今天也跟着前輩四處跑的樋口幸福地這樣想。

———————————————————

我一直覺得芥川肯直接上手而不是用羅生門摑樋口
真是幸福啊(抖m表示羡慕(。

為求摸頭不擇手段

* 重度OOC 尤其是太芥那part

*然而只有一句是貼題的

*強行中敦

*太芥

———————————————————————

  芥川和太宰交往了以後,那些因為妒嫉中島敦
而起的幹架事件絲毫沒有減少,二人一如既往
見面就怼,完美繼承了當年双黑的风範。不過
最大的不同是,太宰和中原中也一言不合就嚷
著要炸了對方的車燒對方的糗照給某某人,基
本上不是在嘴炮就是進行物質上的報復;而芥
川和中島敦则是拳來拳往下下到肉,偶爾混几
聲充滿感情的「芥川———」「人虎———」的
咆哮,顯然更加簡單粗暴。

  在風和日麗的某天,蹺班狂太宰治踏着輕快的
步伐打算把他的龍之介叫出來約個會,結果途
經甜品店時便碰上了正打得一發不可收拾的新
双黑。
不要在甜品店門口打架啊龍之介接下來的几星
期你又沒有紅豆沙吃了诶!
  雖然太宰喜歡看芥川吃瘪的可愛樣子,但他到
底心疼芥川悶悶不樂好几星期,所以還是上前
阻止快要打得天崩地裂的二人。
「唉———敦君你到底為甚麼如此喜歡和龍之
介鬥毆呢———」太宰裝模作樣地失望搖頭。
「啊———!?是芥川先捅過來的好嗎!我還甚
麼都未做呢連看都未看到他人羅生門已經來到
我跟前了———」敦滿臉無辜委屈,企圖和維護
小男友的前輩爭論誰對誰錯。
「那就是你不對了啊,谁叫你被龍之介看到了呢」
「您怎麼就不说是我呼出的二氧化碳被芥川吸
了害他咳得要死不活啊———」
「你看龍之介咳了嗎?」
  剛想咳几下把咳入的废氣(顯然不是敦的二氧
化碳)吐出來的芥川只好硬是将污染物又吞回
肚子裡,捂住嘴白着臉兇狠地瞪着敦趕他走。
  敦能咋辦他也很絕望啊,為什麼明明我也有男
友卻閃不了別人還要被人秀得快要吐血了呢!
是因為我瀏海太像刀削的眼睛上紫下金太恐怖
了嗎?我長得比芥川可親切了!究竟為什麼中
也先生都不來跟我闪瞎他們呢中也先生你不愛
我了嗎———
  看著充滿怨氣的敦轉身走進甜品店,太宰對
想吃紅豆沙卻也不想和敦共處一室的芥川道:
「我幫你買就行了吧?」
芥川微微撇過頭,低聲答:「......勞煩先生了。」
  真是,有夠拘謹啊。太宰失笑,突然湊上前,
贴近芥川的額頭,頑劣地盯着他双眸說:「不
過,龍之介可以喵一聲嗎?」
  芥川騰地烧红了臉,對太宰的調情還不能好
好回應,他淡定回望近在眼前的桃花眼,裝
作已经習慣了太宰的套路開了口,卻沒发出
声音來。
「听不到哦~」
「——————————喵。」
  太宰滿意地欣賞芥川的表情,伸手揉了揉他
的頭頂,说了声真乖,便走進店裡。
  已經買完乱步吩咐的甜品並準備回去的中島。
明明剛脱了團卻仍被閃瞎。敦看了看受寵若惊
滿臉幸福的芥川。太宰先生摸了我的頭我好興
奮。龍之介,掩眼淚奔。

  第二天異常身心疲累的敦本着國木田的吩咐,
致電道:「太宰先生.......................」
「喲,早上好啊敦君!你听上去很像是縱慾過
度嘛!」
「太宰先生您也很像精力過盛............」敦嘆了
口氣,盡責地問道:「您的语氣真是有夠心安
理得的,為什麼不來上班啊?就算您昨晚做了
太多人盡皆知的秘密,也不至於累成這樣吧。」
「真是偏見哪敦君,這並不能全怪我啊。龍之
介昨晚為了让我摸他頭不停喵喵叫,我忍不住
也不奇怪啊。」
「我並不想知道芥川床上的癖好..........您害我
想到可怕的畫面了啊啊啊啊啊!」
「想到蛞蝓和你做羞羞臉的事時會有的表情我
也是惊恐萬分啊!」
「我並沒有說一些能令您想到這層面上的话吧!」
「可我一想到你還有力氣上班我就聯想到蛞蝓很
不濟居然沒能把你弄得下不了床啊!」
「人家那叫体貼!您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嗎一定要
我下不了床嗎!何況太宰先生您更糟糕吧芥川不
但沒有听上去縱慾過度了他還極度的生龍活虎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也不想和太宰先
生聊那麼久的!放下羅生門立地成佛吧好嗎啊啊
啊啊啊啊啊」
  電話掛了。
  太宰想像著在侦探社打起來的二人,又勉強自
己四處跑的芥川和似乎越來越怕芥川的敦,輕笑
了出來,向後攤在了床上。
  龍之介真是個工作狂吶先生我好心疼啊,狀況
不好便休息嘛,現在我也不會迫你了啊。

  顯然太宰忘記了自已身負鉅額債款,芥川即使
不想當個工作狂也不能拒絕。
  沒有七十億要如何養他的太宰先生啊。

——————————————————————

第一段的中心思想是太芥交往了
恭喜芥川君終於和他心心念念的太宰先生在一起了

5→16→20
突如其來的女裝play
中也:誰來告訴老子這四年間芥川發生了什麼事

p1 躺槍的敦君

p3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那個是幼敦

     和芥川不是在同一時空

    

你如冰雪般純白美好,又笑得猶如冬陽般温暖

* 邪教吐敦again

* 詞彙貧乏,來來去去也是那些形容詞

——————————————————————

  馬克吐温和中島敦本只有一面之緣。

  那個白髮金瞳的少年疾走的身影實在很耀眼,

馬克吐溫在願睹服輸的同時亦為此而深深着迷。

  少年毫不猶豫從半空中往下跳,一切風景都在

他的銀白之下失去色彩,暗淡無光。那種果敢

與無畏的白虎極為相襯,他瞳中的世界充滿了

正義。即使被導彈擊中、無意踏入了煙硝飛舞

的中心,中島敦依然不屈不撓地拯救着城市的

生命。

  儘管他身上無處乾淨,滿身血跡又沾上了灰

塵,馬克吐溫仍是覺得中島敦的光芒聖潔無瑕

,比露珠更加晶螢剔透,璀璨奪目。

  世上怎會有如此美好的人呢。

  中島敦的笑容也是難以言喻的。馬克吐溫鐘

情於他的温柔,並沉溺在他的笑颜之中。

  他笑得天真爛漫,治癒人心。那是硌印在馬克

吐溫的世界裡,最為寶貴的風景。

 

  馬克吐溫是那麼的喜歡中岛敦。他說一不二,

坦率直白地告訴了中岛敦。

他們將在未來相視而笑,一起遙望那個少年所

拚命守護著的城市。

———————————————————————

  不想承認是跟芥川一起幹掉菲总的中岛敦在之後

某天遇上了一個衣服扣子一顆都沒扣上、將下擺

都塞進褲子裡頭的暴露外國人。

  雖然有點熟悉,但敦還是沒記起來,只覺得他的

穿衣品味很奇怪。

  就跟穿着小洋裙(划掉)黑大衣的芥川差不多。

  敦上上下下打量著這名衣衫不整的外國青年在自

己面前蹦來蹦去,聽他说着一口外語都不晓得该如

何回應。

  看着一臉茫然的tiger boy,馬克吐溫這才發现他完

全不明白自己在说甚麼。

  這樣子都溝通不來還要如何談戀愛呀?喔不對——

大爺我還未告白耶!

  馬克吐溫於是咧嘴给了中岛敦一個最燦爛的笑容,

熱情地打開双手,用他生澀的日语大喊道———

  ———我喜歡你!

—————————————————————————

扮作很有意境地裝逼一番然後再搞起事來

顯然前part將我自己代進吐温大爺视角看敦也行

不知道為何萌上了邪教吐敦

硬是把它當成太芥

看到那隻手的繃帶嗎!看到芥川的反應了

嗎!

至今文豪中仍未有短裙女孩子打鬥的場面所以我們並不知道横濱的重力在中原中也不動的情況下到底正不正常

*文不對題喔

*敦和芥性轉

———————————————————————

  芥川明明穿着小洋裙為什麼她從不走光?

  這是一個未解的横濱七大謎團之一。

  穿着比小洋裙長的及膝裙的敦卻经常走光。已

經被太宰鏡花樋口等各種有機會圍觀她和芥川開

打的人看到過了。

  太宰安慰哭着喊都嫁不出去了那不換成褲子也

沒关係了的敦說對喔沒关係你看咱們社的看上

去都一樣嫁不出去你不孤單啦,然後被結結實

實地揍了一拳。

  太宰:天哪敦被小矮子傳染了打人都不用異

能了好痛啊他們明明沒見過幾次!

  敦整天沉醉於走光不走光的鬱鬱不歡之中,

作死天天都必須有的太宰這樣進行新一輪安

慰说不然去問問芥川她不告訴你那你自己去

探究探究一下啊話说你真的不換成褲子嗎看

太多辣眼睛————

  砰。

  於是極其聽話的敦真的跑去問芥川了。

  芥川鄙視了她一眼,羅生門防不勝防地捅了

過去:

「 這不是區區人虎會懂得的方法。」

  被捅怒了的敦在今天的鬥毆總是想辦法揭芥

川裙子,可是一直揭不起來。

  更加憤怒的敦把芥川多次摁到地上,看上去

就是裙子不揭起來勢不罷休。

  芥川開始有貞操不保的危機感。

  所以芥川到底為甚麼都不會走光?

  怒氣衝衝忿忿不平心有不甘快要和國木田一個

表情的敦至今仍未知道謎底。

  和來把自己接回家的男友力爆登的中原中也一

起回去時,芥川想了想今天人虎的問題,不明白
人虎為何看上去聽不懂。

  沒有說錯啊。

  人虎晓操控重力嗎?

  連太宰先生也不會。(驕傲)

———————————————————————

結尾強行插入中芥

不然為甚麼裙子不會飛起來啊

 

骨架崩

芥川:太宰先生不給摸頭也沒關係,我有

中也先生

誰看出那沒臉的傢伙是中也給你一分

我自己也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