怠惰

畫渣、文渣、人渣
專業摸魚犯
沉迷食契&閃十一
冰水同炸鷄是係我缺水缺糧時既夢想

青春期纖細少年白龙与腦補少年修 下

………………………………

  我不曉得白龙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明明應該沒其他人聽過的。但既然他這樣说,白龙只對我坦白大概就是憑著這一點吧——

  ——覺得只有我才會明白。

  可是白龙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會明白?




  我在白龙留意起劍城後,對他也起了興趣。白龙當時的態度無疑非常惡劣,我卻是因為他如此看得起自己,開始觀察他。

  白龙目中無人,他傲視一切。因為他有這個資格,有這個能力。若那時候我強大得如同白龙一般可以漠視他人的決定,隨心所欲,我是不是就能帶走她?

  劍城看似和白龙一樣,卻是完全相反。白龙在意的是自己,劍城在乎的是他哥哥。本為無情的白龙由於劍城把他錯當成哥哥,拯救了自己,開始懂得看向別人。他執着於單方面和劍城爭奪,為的便是希望劍城的目光能被他吸引。

  然而當白龙变了,我卻依然留意他。為什麼初時那只將「成為究極」放在心上的人,有了空間放下人之後,我沒有移開視線?不過……不清楚也罷,我因而極之了解白龙。

  他因劍城的差別待遇而悲憤,我因白龙的失落而憂心傷神;他着緊劍城,我——

  ——喜歡白龙。

  或許在那天,我看到對劍城顯露自身驕傲的白龙後,我也放不開他了。









  我對白龙笑了笑沒說話,直接拉他出去踢足球。對我們來說,踢足球從來是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

  悶悶不樂的白龙一站定在草地上後,他瞬間生龙活虎起來。白哲的手一揮,渾身就亮了,化身出現得威風凜然,帥氣極了。

  「來吧,修!」

  閃光中的白龙一臉自信,赫赫就是我最鐘意的模样。哭完後的笑臉,是他的不快已經一掃而空的證明吧。

  真漂亮。

  我使出化身,率先開球。

  白龙偶爾的脆弱只曾給過我看,我的真正身份亦只有他才知道。

  你我都曉得彼此的秘密呢。既然如此,我們在一起吧?


  白龙帶球扭過修時,聽到了一句轉瞬即逝、意義不明的低喃。

  他「哈?」了聲,一下子分神,於是化身和腳邊的球都消失了。

  修以為他是累了才突然這樣,卻聽到白龙叫他再说多一遍。

  「…说甚麼?」

  「『我們在一起吧?』這句,甚麽意思」

  明明白龙的話語只有純粹的疑惑,修自己就已經開始害怕起來,他會不會反感?噁心
?厭惡?……

  修的表情把他的感受完全曝露了出來,白龙看著從未有過如此大的感情起伏的修恐懼着,沉默了一會兒。

  微風吹起白龙天藍色的馬尾, 他清晰的夕陽色眸子裡沒有絲毫反感,直直的看進修玄黑的瞳深處,開口説出了讓他心神俱烈的話


End
………………………………………………

這是不是就是無病呻吟……

這是不是就是戀愛脑(mine)

畫功渣文筆渣皆是小女子不才……這樣的結局也是可以的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