怠惰

畫渣、文渣、人渣
專業摸魚犯
沉迷食契&閃十一
冰水同炸鷄是係我缺水缺糧時既夢想

奇蹟之後。


        基爾伯特知道,這一天還是會來的。他本來早就滅亡了,在那堵牆倒下之時。能活多這麼多天,從來是個奇蹟。

        他身體慢慢透明起來時,他看到他那常常為別人,也為自己這個哥哥操心的弟弟,眼眶紅了起來。

       “威斯特......你是要哭嗎?本大爺的弟弟......可不能......這麼容易哭呢。”

       “哥哥你......我沒有哭。還沒有哭出來。”路德維希低着頭看基爾伯特,很努力的不讓眼淚掉下來。

        基爾伯特笑了。

       “威斯特......數羊給本大爺聽......好嗎?本大爺累了......”

       “不。這一次不數!哥哥你累了就別說話吧!”路德維希很激動。“但是不準消失!”

       “說甚麼呢......威斯特。”本大爺已經,透明得快看不見了。

       “大笨蛋先生!”遠處傳來羅德里希的叫聲,他本人很快來到他們面前。

        基爾伯特看著氣喘吁吁的羅德里希,儘管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他還是勉強地呼喚羅德里希:“小少爺......”

       “普/魯/士......”羅德里希更改了稱呼他的叫法。他伸出沒被路德維希握著的手,主動抓住了羅德里希那猶豫不向前的手。

       “不是叫本大爺做......笨蛋的嗎......?本大爺......可不想在走之前......看到一個陌生的,小少爺啊?”

        羅德里希抿緊了唇,眼鏡的反光令人看不到鏡片的背後,他的眼神。

       “您果然,是個大笨蛋先生。”居然還......着重這種事。您都要......

        羅德里希跪着俯下身,在躺着的基爾伯特額頭上落下一吻。

        雖然已經感覺不到他碰着了他。

        消失的速度在加快。

        基爾伯特在他湊過來時就看到了,羅德里希的鏡片後有水漬。小少爺閉上了他紫羅蘭色的眼,不想讓本大爺看到他的悲傷。

        小少爺那貴族的矯情。

       “哥哥......”

        基爾伯特只餘下他那鮮艷的紫紅色眼睛了。

        本大爺的,最愛的弟弟啊。

        只要你能活下去,本大爺怎樣也沒所谓。

       “威斯特......本大爺,最愛你了。”

        路德維希感覺到他的哥哥在笑,非常温柔。他在那雙眼晴也消失了以後,始終沒讓淚掉下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