怠惰

畫渣、文渣、人渣
專業摸魚犯
我D摸魚係真。摸魚
冰水同炸鷄是係我缺水缺糧時既夢想

每次來找格瑞對決也被對方以要照顧兒子為由拒絕了(瑞:沒有說過)

*原意嘉瑞cp向,瑞金親情向

*就算我自己看着瑞金的相處如何寫也像cp向我也堅決不當它是cp向

-----------------------------------

  離考試還有半個月。
 
  入學至今一直位居年級第一的嘉德羅斯毫不
在意,長期受年級第一糾纏的年級第二格瑞
本來也不太在意,但上個月他发小金轉學進
來了。

  金沒人逼基本上就不怎麼用功。據格瑞的观
察,他如果繼續頹(瘋)廢(玩)便很大機會進不
了前一百,而誰進不了前一百都會被逼接受
來自學校的好意,煉獄式補裸……
  格瑞一想到金之後在他耳邊叫苦連天淚流成
河就頭痛。
  因此金才來到新學校沒半個月就被逼接受
來自发小的私人補課。
  格瑞覺得自己的好意再怎麼辛苦也比學校的
好意來得輕鬆。
  然而想和新朋友紫堂瘋玩的金並不這樣認為。
  但格瑞這樣說了。
  “你考到了前五十暑假我陪你瘋玩一星期”
  想了想還是有點虧準備改口成一天的格瑞看
到因為能和久違的发小疯玩而普大喜奔衝撞紫
堂的金到底也沒改口。
  雖然也才一星期。

  於是抱着一大堆彩色摺紙打算跟格瑞比比誰
摺的船更多後一起在雷獅面前烧掉再懟防火防
災安全委員安迷修一臉(瑞:滾)的嘉德羅斯滿
心欢喜踹開格瑞寢室門,卻看到一臉絕望生无
可恋的頭號礙眼情敵(划掉)渣渣正哭喪着扒拉
格瑞的衣擺。
  嘉德羅斯怒(妒)火焚身。
  “渣渣你幹嘛對格瑞上下其手!”
  “我沒有!”(委屈)
  格瑞輕輕推開金,對嘉德羅斯說:“考完試之
前都不比,帶着你的廢纸走”
  “哈?你该不會在溫習?你甚麼時候也要温習
了?”嘉德羅斯不可置信,丢下摺紙直接坐到格
瑞床上,不解地俯視有桌子不用在地上做勤奮
上進狀的好學生們。
  “顯然不是”格瑞拎起癱倒的金,從桌上拿來一
盒旺仔牛奶,權當補了一下午課的獎勵賞給金。
  “你幹嘛这么关心这渣渣啊?浪費時間”
  “跟你比赛也挺浪費時間的”
  “跟我一起浪費時間絕對比跟他一起浪費時間
要好吧!”
  “我樂意。金,回來”
  叼着牛奶吸管正往後面窗戶退的金一驚,盒
子掉到地上。
  “可是,格瑞---------”
  “說好了五時才能走”
  “我累了啦---------”
  “還剩半小時而已,乖”
  “鳴…………”
  嘉德羅斯挑眉,一口氣吸光順來的牛奶,表情
完全就是“大爺我現在很不爽格端快來跟我比一
場”
  “ 嘉德羅斯,放下你口中的牛奶 ”
  “啊?我都喝完了你還要回去幹嘛?”
  “找個焚化爐丢進去”
  嘉德羅斯硬是从格瑞平靜無波的眼神中看出了
嫌棄。

  很快半小時過去了。
  金仰天嚎了一聲,在格瑞伸懶腰的一個不慎中
衝了出去,震驚全層的“紫堂------”倒震不醒在格
瑞床上太過無聊一睡不起的 嘉德羅斯。
  格瑞倚在床邊一臉累不愛,懶洋洋地伸手拍
向後面的人,對方毫無反應,他便就着自己的手
能夠彎到的角度乱拍一通。
  但想到自己坐的位置正背對着 嘉德羅斯的腰側
,他拍到的地方隨時是某些不可言說的部位後,
格瑞默默收回了手。
  可是 嘉德羅斯躺的是他的床。
  格瑞不可能由着这傢伙躺一夜,亦不想親手搬
走嘉德羅斯。
  把雷德&蒙特祖瑪叫來吧,格瑞又不知道他們
手機號(而且不想出去找人)
  他認命轉過身來,搜嘉德羅斯的手機。

  嘉德羅斯準時在晚餐時間醒了過來。
  撕下不知為何雷德祖瑪沒拿走的貼在他臉上“
你再打扰我幫金補習整個暑假都不會找到我”的
字條, 嘉德羅斯有感若金還在,自己都不能和
格瑞對決了。
  為甚麼格瑞會是個老媽子啊。

----------------------------------------end?

我也累感不愛
標題我看着像有續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