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泉&炸雞

畫渣、文渣、人渣
專業摸魚犯
我D摸魚係真。摸魚

雖然算天並沒有明確表示她站的攻受……
大二應該不太算冷吧
大龔才算………………
每次畫完都不描邊→_→
勝兒和飛星超~可愛!

最難看得出的應該是泰式酸辣汤……?
小餛飩看得出麼
我愛他們(比心

我為數不多的上色練習
…………………很不怎麼樣

見很多人喊張楚嵐 碧蓮 ,才看了一半第一季動畫的我:???
廣告上那個碧莲???

我對波大佬是真愛
真的


不知道月法的衣服實際上到底長甚麼樣
姿勢不明

安哥私設性轉!
低清畫質

摸完後才發現(划掉)記起安哥的劍尖好像不是平(?)的
你還是安吹嗎!
低清畫質

嚴謹認真的福澤老先生養了好几年的大侄子似乎走上了歪路

* 謎之設定 謎之ooc

* 爛大街的聲優梗 神谷浩史版威風堂堂

* 別人收養的是兒子 我這收養的是大侄子

* 太宰家是劏房式孤兒院,芥川敦君鏡花銀酱
etc.(你都沒寫到這些

* 我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社亂還是太亂了

--------------------------

  福澤老先生結束了今天的課程後,和學生國木
田品茶休息,順便鍛煉一下襌修。近來的國木田
實在是比平常更加暴燥,大概又是因為樓上的太
宰吧。

  靜谧和室外的鐘點傭工谷崎通常都在努力擦亮
桌子。當他幹完該幹的事,每次都是致力於將
閃閃發亮的餐桌擦得更加璀璨奪目(?)來打發時
間。

  這時他的手機震動起來,他妹妹直美傳來了短
訊。谷崎瞄了眼和室,又看了看亮得刺眼的桌
子,嘀咕著休息一下,休息一下,拿出了手機。

  直美傳了一段視頻過來,先述說了哥哥大人不
在的無聊,再表達對哥哥大人的思念,寫得露骨
直白,直把谷崎看得臉紅心跳,終於看到了妹妹
傳視頻的主因

“哥哥你聽,这人的聲音好像五天前你語音訊息
的那把背景嗓音耶,你僱主的大侄子都唱这些不
雅的歌嗎?”

……

福澤老先生有個二十多歲上下的大侄子就住在隔
壁,谷崎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待着。在谷崎完成福
澤老先生的要求後,大侄子先生便突然拍了一下
手,笑着指使他立即到街角甜品店買個蛋糕之類
的回來。不明所以的谷崎在他理所當然的語氣下
就下意識狗奔了出去。

  大侄子先生經常待在福澤老先生的家裡,次數多
到谷崎嘀咕了一次為何不索性從隔壁搬過來住呢
,聽到了的大侄子先生解答道:“福澤先生想我
獨立起來所以不讓……不過堂堂大偵探怎麼會被
區區一堵牆擋住呢!在這坐一整天也是可以
的嘛!”

  五天前,直美曾因掛念哥哥得快死的理由要求谷
崎傳段錄音給她听听哥哥的聲音,偷偷玩手機的
谷崎剛說出“直美”二字,大侄子先生的嗓音便突
然破空响起,嚇得谷崎手一鬆就把訊息傳了出去。

  直美天天都纏着谷崎聊他上班的事,自然知道大
侄子先生;其實谷崎也有告訴過她大侄子先生叫
亂步,不過直美沒記住名字,倒是記住了他的聲
音。

……

  谷崎歪頭,整天蹦躂着笑得樂呵呵像個傻孩子(刪
掉)的大侄子先生看上去就不像是會唱不雅歌曲的人
,可他又不是很熟悉對方……

  點開視頻的谷崎顯然不知道他沒調低音量,結
果極大聲的呻吟轟然(?)响起時,嚇了一跳的谷崎
被和室裡也嚇了一跳的人製造的巨响嚇得摔了手機

……

  福澤老先生卧病在床,怕是要不行了。

  谷崎抖得像裝了馬達一般快,快到殘影都差點看不
到。上班偷玩手機的谷崎滿心罪惡感,大概和被妹
妹撩得沒忍住出了手差不多。

  在大侄子先生从外面趕回來時,福澤老先生正反
思着自己的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亂步他那麼
聪明,怕別是打算借此為由表示還不適合出去獨
立要搬回來吧,福澤老先生越想越覺得沒有錯,
雖然才養了幾年,但彼此已經很熟悉了,亂步他
尤其喜歡撒嬌,儘管成年了好几年也沒变-----

  “嗯???聲音是我的沒錯,可-----喔”蹲在谷崎
旁邊的大侄子頓了一頓,“對了,我昨晚和太宰
去唱K了,有喝到酒,醉了後不知誰點的歌吧”

  福澤老先生的心開始暴動。

  又是太宰!在樓上不好好養小孩幹嘛跑下來帶
亂步去唱K!唱K都算了,點這些亂步還不能聽
的歌!還要喝酒!

  他剛想對大侄子說教喝酒對身體不好,可轉念
一想,顯然重點不是酒而是太宰這個有家不好
好帶整天遊蕩入水搭訕的禍害。

  “亂步,跟太宰出去玩還是等你30歲時才……”

  “喲亂步先生!我們去掃街吧!”

  “喔太宰!等我一下、福澤先生我走了啊!”

  福澤老先生伸出了手,沒抓住吃貨大侄子。

   ……還是讓他搬回來住吧。

--------------

Shopping,唱卡啦ok etc.

誰知道亂步究竟喝不喝酒呢

大概是太宰慫恿他喝的吧

誰知道直美為甚麼會聽這些歌,為甚麼會聽到呢

大概是太宰造成的吧

每次來找格瑞對決也被對方以要照顧兒子為由拒絕了(瑞:沒有說過)

*原意嘉瑞cp向,瑞金親情向

*就算我自己看着瑞金的相處如何寫也像cp向我也堅決不當它是cp向

-----------------------------------

  離考試還有半個月。
 
  入學至今一直位居年級第一的嘉德羅斯毫不
在意,長期受年級第一糾纏的年級第二格瑞
本來也不太在意,但上個月他发小金轉學進
來了。

  金沒人逼基本上就不怎麼用功。據格瑞的观
察,他如果繼續頹(瘋)廢(玩)便很大機會進不
了前一百,而誰進不了前一百都會被逼接受
來自學校的好意,煉獄式補裸……
  格瑞一想到金之後在他耳邊叫苦連天淚流成
河就頭痛。
  因此金才來到新學校沒半個月就被逼接受
來自发小的私人補課。
  格瑞覺得自己的好意再怎麼辛苦也比學校的
好意來得輕鬆。
  然而想和新朋友紫堂瘋玩的金並不這樣認為。
  但格瑞這樣說了。
  “你考到了前五十暑假我陪你瘋玩一星期”
  想了想還是有點虧準備改口成一天的格瑞看
到因為能和久違的发小疯玩而普大喜奔衝撞紫
堂的金到底也沒改口。
  雖然也才一星期。

  於是抱着一大堆彩色摺紙打算跟格瑞比比誰
摺的船更多後一起在雷獅面前烧掉再懟防火防
災安全委員安迷修一臉(瑞:滾)的嘉德羅斯滿
心欢喜踹開格瑞寢室門,卻看到一臉絕望生无
可恋的頭號礙眼情敵(划掉)渣渣正哭喪着扒拉
格瑞的衣擺。
  嘉德羅斯怒(妒)火焚身。
  “渣渣你幹嘛對格瑞上下其手!”
  “我沒有!”(委屈)
  格瑞輕輕推開金,對嘉德羅斯說:“考完試之
前都不比,帶着你的廢纸走”
  “哈?你该不會在溫習?你甚麼時候也要温習
了?”嘉德羅斯不可置信,丢下摺紙直接坐到格
瑞床上,不解地俯視有桌子不用在地上做勤奮
上進狀的好學生們。
  “顯然不是”格瑞拎起癱倒的金,從桌上拿來一
盒旺仔牛奶,權當補了一下午課的獎勵賞給金。
  “你幹嘛这么关心这渣渣啊?浪費時間”
  “跟你比赛也挺浪費時間的”
  “跟我一起浪費時間絕對比跟他一起浪費時間
要好吧!”
  “我樂意。金,回來”
  叼着牛奶吸管正往後面窗戶退的金一驚,盒
子掉到地上。
  “可是,格瑞---------”
  “說好了五時才能走”
  “我累了啦---------”
  “還剩半小時而已,乖”
  “鳴…………”
  嘉德羅斯挑眉,一口氣吸光順來的牛奶,表情
完全就是“大爺我現在很不爽格端快來跟我比一
場”
  “ 嘉德羅斯,放下你口中的牛奶 ”
  “啊?我都喝完了你還要回去幹嘛?”
  “找個焚化爐丢進去”
  嘉德羅斯硬是从格瑞平靜無波的眼神中看出了
嫌棄。

  很快半小時過去了。
  金仰天嚎了一聲,在格瑞伸懶腰的一個不慎中
衝了出去,震驚全層的“紫堂------”倒震不醒在格
瑞床上太過無聊一睡不起的 嘉德羅斯。
  格瑞倚在床邊一臉累不愛,懶洋洋地伸手拍
向後面的人,對方毫無反應,他便就着自己的手
能夠彎到的角度乱拍一通。
  但想到自己坐的位置正背對着 嘉德羅斯的腰側
,他拍到的地方隨時是某些不可言說的部位後,
格瑞默默收回了手。
  可是 嘉德羅斯躺的是他的床。
  格瑞不可能由着这傢伙躺一夜,亦不想親手搬
走嘉德羅斯。
  把雷德&蒙特祖瑪叫來吧,格瑞又不知道他們
手機號(而且不想出去找人)
  他認命轉過身來,搜嘉德羅斯的手機。

  嘉德羅斯準時在晚餐時間醒了過來。
  撕下不知為何雷德祖瑪沒拿走的貼在他臉上“
你再打扰我幫金補習整個暑假都不會找到我”的
字條, 嘉德羅斯有感若金還在,自己都不能和
格瑞對決了。
  為甚麼格瑞會是個老媽子啊。

----------------------------------------end?

我也累感不愛
標題我看着像有續集